资讯

阿里云创始人王坚:创新不怕一哄而上,最怕“一哄而下”

“当一个人开公司失败时,他这个人实际是被提升的。我们需要把这两件事分开来看。”

“创新都在中小企业,不在大企业。社会的发展,就是因为一家家小企业把大企业挤了出去。”

近日,“民企院士”第一人,新晋中国工程院院士、阿里巴巴技术委员会主席、阿里云创始人王坚,受邀出席清华大学中国公共管理高端讲坛,在与清华大学文科资深教授、苏世民书院院长薛澜的对话环节中,王坚提出上述观点。

围绕“鼓励创新的机制设计”等话题,王坚以“阿里云”“城市大脑”发展历程为例,与薛澜进行交流。

对话由清华大学公共管理学院院长江小涓教授主持。《中国经济周刊》记者记录并整理了对话内容,以飨读者。

创新最怕“一哄而下”

薛澜:

创新的道路充满不确定性,可以说,成功是很偶然的,而失败是“必然”的。而目前我们对所谓“失败者”几乎没有任何机制来对他的冒险精神给予某种程度上的保障或鼓励,基本上就是所谓Winners get all。

所以如果我们要想让创新真正能够成为一种普遍现象,这背后的机制可以有哪些改变?假设由你去设计的话。

王坚:

我不是机制设计方面的专家,但是我有几个感想可以分享。

第一点,创新成功,有人说是偶然,有人说是必然。这句话对很多人来说很抽象,但对我是很具体的。我经常讲,阿里云为什么能成功?你可以去做一个实验——丢硬币,丢100次,一定能做到正面朝上。阿里云发展起来的整个过程,其实就是如此。它的偶然性、必然性在哪里?就是说,丢硬币,是不是正面朝上这个结果,这是偶然;但丢100次,出现这个结果就是必然。不丢100次,你不要想着这个事情会发生。这对个体是一个非常大的挑战,但对群体则是可以支撑的。

所以我个人比较偏执地认为,坚持是最重要的。因为很多东西是你没办法选择的,你能做的就是把你这方面的事做好,能做的就是坚持丢硬币100次,这是你可以做到的事情。

第二点,从更大的机制设计的角度也好、社会的角度也好,甚至谈不上要社会鼓励什么,只要社会有包容就好。我们现在很多事情是不分的,比如一个人创业后,他的公司失败与他这个人的失败是混在一起的。最后因为他的事情没办成,他这个人也不行了。实际上,当一个人开公司失败时,他这个人是被提升的。我们需要把这两件事分开来看。

对于社会机制,大家都知道,其实创新是失败居多的,那么社会无非就是要创造出一个机制,让这些失败的代价有一个口子传导出去。

我们今天讲创新难,就是没有找到一个机制,把创新失败所带来的社会成本释放出去。就像火箭发射,它需要喷气口把气体释放掉,火箭才能升空,这需要有一个很好的设计。

第三点,从创新本身来讲,大家要理解一件事情,其实世界上没那么多创新。那么最大的挑战是什么?我认为,最大的挑战是,创新不怕一哄而上,创新最怕“一哄而下”。

过去五年,我们的“创新”基本上是“一哄而下”。云计算没搞清楚,大数据就出来了,大数据还没搞清楚,VR就出来了,VR没搞清楚,人工智能就出来了,人工智能还没搞清楚,区块链就出来了……这就是“一哄而下”最典型的代表,最后就是什么都没有。所以我认为,要有人在每个阶段把每一件事情坚持住,而另外有些人去做新的东西。

创新的关键在于小企业

江小涓:

现在企业要做那么多事情,很多事情一定是和公共利益有关的。你要给城市安上大脑,来看这个城市在怎么运转。当你想做善事的时候,可以做很多事情,比如可以疏导交通。但如果你想利用大脑做一些追求自己利益的事情,甚至当心理扭曲时、对社会有一定敌意时,你也可以做很多事情。所以,我为什么相信你?我怎么相信你?我有什么办法让你只做善事而不要做恶?

王坚:

我再把城市大脑背后的机理说一下,现在有各种误解,这跟媒体宣传有关系,社会并没有认识到关键。

比如杭州城市大脑(由杭州市和阿里巴巴合力打造)是杭州市人民政府的,不是阿里的。它的运营等所有的事,是杭州市人民政府在做。阿里做的最大一件事,是将城市大脑运营在云计算上,没有云计算的城市大脑是不成立的,这是阿里方面做的事情。

现在很多企业因为商业的原因或其他原因,会稍微地夸大一点它在其中的作用,结果公众对事情的认识就会发生很大变化。

第二件事情,确实技术或企业在运营里面起了非常大的作用,比如美国也有这样的问题,美国的国防承包商,实际上是企业在做,他们也碰到同样的问题,那么这就是个机制设计问题。杭州市成立了城市大脑运营公司,它是一家国资公司,由国资公司跟企业合作一起来运营城市大脑,这实际就是一个机制不断完善的过程。

再补充一点,我想大家一定要记住,社会的发展,就是因为一家家小企业把大企业挤了出去。

从人类历史任何时期都可以看到,创新都在小企业,不在大企业。阿里也是因为相信了小企业才会成就阿里。阿里是从服务中小企业出身,但大部分人只看到了阿里如今的大。

大家一定要相信,创新一定是在中小企业。其实大企业创新成本是非常高的。阿里云是个意外,阿里云实际上是以一个小企业的创新成本,来做了一个大企业的事。今天的阿里都不可能用当年阿里云的创新成本来做成(同样的事),最直接的原因还是成本,去算大企业的人力成本,就可以知道成本很高。

我当时做云计算的时候说过一句话,阿里云最大的成功不是阿里云做得多大,而是在阿里云上的一家家企业做得多大。这就像电网,电网的价值不是电网自己挣了多少钱,是用电的企业挣了多少钱。

本文链接:https://www.aliyun.net.cn/5277.html

上一篇:

下一篇: